人为什么活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儿。我也一样。

有的女人,或许太过较真了,迫使接受一个只能对自己专一的男人。好比叫一个和尚去犯戒一样。这个世界上修成正果的人,真正能做到中庸的那种不偏不倚的几乎寥寥无几,谓小乘。我们,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被束缚着的,大体上自由的,没有主意的,七情六欲的苦厄在所难免。 Continue reading “人为什么活着”

女孩,千万不要爱上黑客

一家皮包公司,竟然大言不惭地说懂的比我多。
我明白天外有人,人外有天的道理。
Lone,是一名从不轻易放话,也不会自以为是的极客、网络爱好者。
我不喜欢恶意攻击,只想找一个安静、轻松的环境研究各式各样的漏洞。 Continue reading “女孩,千万不要爱上黑客”

活在“現實”

現實,在日常應用時意味著“客觀存在的事物”或“合於客觀情況的條件”,廣義的講,“現實”包括所有可以觀察到或能理解的事物,所以既包括存在也包括虛無。狹義的“現實”在哲學上有不同的概念層次,包括現象、事實、真實和公理等。 Continue reading “活在“現實””

我就系我 一直冇變

我是含著眼淚寫的。先回憶一段美好:

去年的這個時候,她在讀高三。我們的相識是種巧合。根本沒有巧合,巧合只是一種幻覺。從一見鍾情,到割捨難分,再到開始懷疑,最後我寧只相信她一個人  – – 我的Goddess. Continue reading “我就系我 一直冇變”

在籠裡出生的鳥會認為飛翔是一種病

網路上 我是一尾不會游的 魚

現實中 我是一頭憨頭憨腦的 豬

而此時此刻 我似一羽 不願再站在屋檐上 獨自淋雨的 小小鳥

我 一羽經不起風吹雨打的 小小鳥 思念著 渴望著

你 身在何方 我 心歸何處

在很久很久以前 主人精心製作了一對 鳥籠 一個關著 你 一個關著 我

就在那天 我同許多鳥兒一樣 撕破喉嚨 撞破頭

我拼了命 終於逃了出去 而你 卻不願意 一起飛

外面的世界 很大 我慢慢 學會了 覓食 築巢 還有避敵

我是羽 只會低飛的 小小鳥 沒有見過海洋 蒼穹 冰川和原始森林

不過 我有這樣的 夢想 因為 我一點都不喜歡 鳥籠

天邊翱翔的 雄鷹啊 你告訴過我 如果想飛得高 就該把地平線忘掉

我記不得多少次 是飛的越高 摔得越重 還是摔得越重 飛的越高

我愛看你的 羽毛 愛聽你在 呢喃 多想與你 嬉戲 可是我在 外頭 你 在 裏頭

主人 不希望外面世界的 我 來吵醒 熟睡在裏面的 你

我 一羽 瞻望過 海闊天空的 小小鳥 心痛著 絕望著

落滿楓葉的 老地方 我 一直守護著 你

餵你遠方啄來的 米粒 你 不敢吃 怕 生病

我 聊起外頭的 美好 你 不要聽 說 沒 勇氣飛

雨季來臨 我 不肯離去 站在屋檐上 獨自淋雨 也不與 燕雀同流

秋夏之交 我不再 無動於衷 而你 還留在那兒

我 一羽 小小鳥 絕望了 飛去一個陌生的 地方

多少年後 我找不見你 你 身在何方 我 心歸何處

我永遠忘不了 年輕時的故事 即使它不美好 我也會感到 快活

鳥籠 由魔鬼 施法設計的 另一世界

在籠裏出生的 鳥 會認為 飛翔是一種病

逃走的 雄鳥 惦記著裏頭 奄奄一息的 雌鳥

雌鳥 還不以為然地 告訴 雄鳥 她 很 快樂

我 是 誰

這是 一個 老問題

每個人 都會這樣問 自己

反反覆覆 在此時 或 彼刻

自由

一片神聖 而又綠色的 淨土

多少無辜的 同類

因你 或是死去 或是選擇了 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