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我在北方等你!

門外樓旁,隨風搖擺的垂柳白楊,經歷了一個夏季的生命勃發,終將在秋聲裏逐漸凋敝,而那漸弱的蟬鳴,漸響的秋風,恰似一曲離歌。看到了一季生命的枯萎,尋找著生命留下的痕迹。

陽光變得溫柔愜膚,在不經意間催老了生命。早早的被鄉村的雞鳴犬吠聲叫醒,披衣出門漫步於鄉間小路,深呼吸,感受一下初秋過後微凉的空氣,頓覺耳清目明。一縷金色的陽光躍過地平線,穿過霧靄,投射在黛瓦灰牆上,亮得有些刺眼。閉上雙眼,靜靜地站立,享受陽光,一股暖意流淌在身體上,讓人品味著被陽光熏醉的感覺。鼻子裏飄進了炊烟的味道,那是木柴燃燒後的氣味,是遠居都市永遠無法體會的人間煙火味。炊烟聚集在鄉村的上空,是一片鄉下特有的人間煙雲。

屋後一株棗樹,如今已掛滿了棗子。橫斜的枝杈一半伸到了牆外,紅了半邊臉的棗子還帶著沒有退去的晨露,忍不住伸手摘下幾粒,放到口中咀嚼,甘甜的味道佔據了你的味蕾,讓你還想再去採摘。無論棗樹是誰家的,你儘管摘來,棗樹的主人不會有任何的抱怨,甚至還要再給你摘上一兜。聽到你誇讚棗子很甜,棗樹的主人會很欣慰,儘管棗樹的主人會是一個鄉下老頭,或是鄉下老太,滿臉的皺紋如同棗樹皮,可每條皺紋裏都帶著笑。他(她)們體格健碩,雖然歲月侵蝕到了肌膚裏,骨骼卻如棗樹的枝條,堅硬結實。從滿臉的皺紋裏,看見了時間的無情,也看到了人心的善良。

沿著曲折的小路,去東邊的山梁走一走。路邊的野草微微有些泛黃,葉子上滾動著晶瑩的露珠。從草叢間趟過,露珠滑落在脚上,濕了鞋,濕了褲管。滿地的蒲公英高舉著一個個白色的絨球,隨意折下一個,用嘴一吹,無數個小降落傘隨風遠航。那是無數個飄飛的夢想,也是一季生命的希望和延續。

山坡上滿是玉米地,風吹過,葉子唰拉拉的響,遠望去一波綠水在山坡上起伏流淌。玉米櫻子已經幹蔫枯萎,翠綠的皮也已變成了黃褐色,凑近了可以聞到玉米的清香。不禁想起了小時候最愛吃的烀玉米,或是用炭火把青玉米帶著皮烤熟,柔軟中帶著韌勁兒。想到這兒,早已勾起了肚裡久違的饞蟲。在都市,也有賣烀玉米的,可怎麼也吃不出小時侯的味道,一種在都市遺失的味覺,再也找不回來啦!玉米地會間種幾壟黃豆,既保證了通風,又得到了一地多產的效果。此時的黃豆莢已經顆粒飽滿,也是煮青豆的最佳時候。兒時,會和幾個小夥伴,偷偷地到誰家的黃豆地裏捋來青豆莢,用衣襟兜著,跑到山坡下。架起兩塊石頭,在石頭中間點起柴火,把偷來的青豆燒著吃,吃得滿嘴黑乎乎的,而那種味道是兒時特有的,暫且把它說成是偷來的味道吧!回到家裡,有人告狀,也會免不了被家長打屁股。可燒青豆的味道卻勝過了挨打的滋味,至今留在記憶裡。

陽光移到了頭頂,我也信步來到了山梁上。回望整個鄉村,披上了金燦燦的陽光,好像在重溫一個遙遠的夢,抬眼看到,伸手不及。空氣逐漸溫暖,道路變得清晰,村莊被周圍的莊稼地包圍著,道路又把村莊分割成條條兒塊塊兒,那是兒時成長的搖籃,是少年時玩耍的天地,是青年時最想逃離的地方,如今又是現在的我好想回歸的地方!秋意漸濃,曾經美麗的相遇都停留在美好的記憶,容顏不再,物是人非。最尋常的愛情,掛在嘴邊的纏綿,都再難以啟齒,“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多想邀你也到北方看一看,看一看生我養我的地方,也看一看淳樸的民風,純淨的大自然。

夕陽落下無聲,夜來的寂靜。不知何時起,又有些許風聲輕叩著窗櫺,推開窗,把徘徊在夜裡的風放進了屋裡,陣陣凉意告訴我,秋天就在窗外。挽住一襲秋涼,放在一杯氤氳的釅茶中喝下,秋的味道在口中久久回味,那是一飲而盡的痛快,似凉還溫的愜意,多像人生的情,溫溫的無限綿長。

在燈下,敲打著鍵盤,伴著秋涼,循著記憶,把走過的人生慢慢梳理,一腔情愫訴之文字,只想在生命的秋天,折一束月光當作信箋,寄給遙遠的你,裡面有“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的徹骨感慨,也有“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的落寞,還有“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的祈願。

很想和你說:秋天,我在北方等你!

作者: Nevin van Chung

A hacker, Write C / Python on Unix.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