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e, 因為有夢

這是我12年春節那晚寫的。

“Lose”是我年輕時的網名,當年的郵箱是大名鼎鼎的lose#hkmjj.com

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歲月,我突然覺得自己長大了,不過未滿十八。

 

我沒有以前那樣無知了,做事懶得去請教別人;我沒有以前那樣單純了,不開心時喜歡一個人喝酒。

 

小時候,我有個慾望:網游永久在線,做最厲害的一哥!很傻,很天真。也許乳臭未乾的你那時也這麼想。長大後才明白,這是錯誤的,簡直就是胡鬧。實現它並不難。現在的我問自己,你甘心此生就這樣了嗎?

 

說來也怪,五年級的時候,我讀書讀得一敗塗地,倒數成績中,我總名列前茅。一次意外,讓我涉及儒家,最後完全痴迷它。早先,在遊戲裡面創建角色。選門派的時候,我不認識“儒”這個字,就回頭問高年級的學生,他告訴我這字念“nuò”。我是個固執的人,出於好奇索性回家翻起字典。

 

自打那時起,我像變了一個人似得勤奮好學。連老師都讚不絕口。或許孔孟之道對我有什麼獨特的影響力吧。什麼時候我都不能忘記仁義禮智信。受儒學熏陶,我有了顆多愁善感的心。

 

時光如梭,我讀初一啦。雖然沒有被理想的中學錄取,但我仍抱著憧憬的心情來這里報道。初中剛入學的時候還有些戀戀不捨。時間不等人啊,再也回不去,我一定要好好珍惜時光才行啊!

 

初二那年,不知哪個小鬼,黑了我的電腦。
(當年自己運行的)還說要教我技術,一天輕鬆賺5,000塊大洋。面對如此誘惑,相信誰都不會拒絕的。況且我年少無知,家庭條件不好。可我沒信他,至少我還知道網絡騙子很多的,一抓一大把。

 

駭客很鳥,很牛x。不止小孩,大人也有不少走錯了路。
10年2月份,一位儒學群的網友送我一枚HackBase邀請碼(當年自己沒網銀)。悲劇的是下午就開放註冊了……

 

從灰鴿子上線,到免殺,再到sql注入和暴力破解。離開別人寫的工具自己什麼也做不了。我開始厭倦這種技術了。有天,QQ彈一條消息“你是?”。這不是前陣子黑我電腦的那個人嗎?是不是又來騙錢了?怎麼辦?不理他的話,他又搞破壞怎麼辦?但最後還是勇敢地打開了對話框。
“你不認識我了?”,他說“我號被盜了,盜我Q的sb還自稱高端黑客呢,其實啥也不是”。他叫我多看看國外文章。
HackBase,黑防,xFocus,程序員之家也要逛逛。我不會告訴任何人他是誰。

 

初學C語言的時候。有問題,就問他。他說你自己要學會自立,別養成依賴的壞習慣。後來,我們失去了聯繫。到現在也不知道他的去向(他是男的,不是Linda)

 

你究竟在哪裡?

 

往後的生活庸庸碌碌、迷迷茫茫,就不多寫了。

 

走在淒涼的大街上,映襯在月光下。

 

是寒冷,還是飢餓。讓我心痛而又無奈。

 

無數傷痕在我靈魂肉體蕩漾。

 

唯獨網絡能讓我對時間產生幻想,一時間忘記所有煩惱。

 

唯獨美酒能讓我對空間產生遐想,一時間忘記所有悲傷。

 

我如同在漆黑森林裡迷路的小小少年。

 

Lose,因為有夢,不會厭世;

 

Lose,因為有夢,不會摒棄。

 

互聯網, 我一生的戀人。

Author: Nevin van Chung

A hacker, Write C / Python on Unix.

Leave a Reply